本文由多玩新闻中心《轻松3分钟》栏目出品,每周三、周六更新!

  Hello,伙伴们!你会不会好奇,为什么很多RPG游戏里面的角色不会出现肚子饿的情况?

  不仅要闯龙潭涉虎穴,还要跟来自异界的恶魔或是上古时代的邪神抗衡,作为一名称职的冒险者,思想可以肮脏,但生活必须健康,仔细一想,纵使身揣几千万金币,还不是全都砸到装备和强化道具上,何曾想过正正经经吃上一顿饭?

  看看这些战安图恩的地下城勇士们,他们无止境地猛灌灵药,这种身体状态真的能打败使徒拯救世界吗?不,他们只会药物中毒,可能还附带慢性肾衰竭外加营养失调。

  不过人在江湖混,没法像《食戟之灵》那样优哉游哉,找几块上等肉做出一道自带春药功效的发光料理,就算已经饿至体无完肤,身边能称得上食物的却只有低级药水、中级魔药、恶臭的蘑菇孢子、还有……

  ……一块地狱三头犬的肋排,等等,这好像是刚才从魔物身上掉落出来的,虽然说是稀有套装的合成素材,但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想过这玩意能不能……呃,能不能……吃掉吗(吞口水)?爱狗人士会不会找上门来啊?

  现在很多游戏都设计了饥饿度,大多数只是没啥卵用的附加数值,而在《我的世界》和《饥荒》却真实反映了食物在生存中必不可缺的地位——不过至少他们还能吃点正常的食物,谁不想在饥肠辘辘的时候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曼德拉草汤呢?

  但战场上你可不会有这么丰富的物资,大多时候还是就地取材,尽管这些材料里有很多看起来也许并不那么可口……

  感谢Discovery探索频道,教会了我们为生存,有时候也要放下偏见,贝爷我信你哦,你千万不要骗我!

  在奇幻题材里,我们经常可以遇到一种给新手冒险者送经验的Friend,看起来只是一团液态聚合物,随处可见而且分量管饱的魔物——史莱姆。

  根据九井谅子的漫画《迷宫饭》叙述,其实史莱姆是有内脏的,能吃的地方是它的外层。

  考虑到液体的性质,可以调制好味道后,放进冰箱里冷藏,做成一道适合清爽宜人,适合在夏天食用的弹跳甲鱼……不,弹跳史莱姆汤。

  或者弄成咖喱口味配合米饭食用,都是极好哒!

  好的,这个就留给你们吃了。我再去找点有嚼头的……

  动漫游戏里最受妹子青睐的魔物,触手总是猝不及防地从任何地方冒出来缠住你,而且形态变化多样。

  这玩意很适合用来当前菜,每次刷长脚罗斯特,都会想起在寿司店的八爪鱼开胃小菜,撒点芝麻,再淋点香油,搅拌一下就……完成了!

  …………

  ……

  不不不!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玩意,在料理途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变啊?!难道是克苏鲁的精神攻击?

  如果这种不可名状的食材实在难以下咽,也许可以试试找树精开刀,绝对绿色纯天然。

  树上的果子可以吃,树汁可以喝,可谓浑身是宝。作为土木之灵,树精的生态链也和其他生物挂钩在一起,比如巨型蜈蚣。

  太赞了!刚下说还缺点蛋白质呢,大自然就给咱们送来了,这真是大自然的馈赠啊!取出小刀,斩去蜈蚣头尾,轻轻一捏,壳儿应手而落,露出肉来,雪白透明,有如大虾,下锅油焖,资深食家洪七公表示:吃个一百几十条还嫌不够!

  如果这时候跑出几株食人植物,把它们的根茎剁开,放进锅中与蜈蚣壳儿共煮,放点晒干加工的触手干货,再把刚才剩下的史莱姆咖喱放进里面勾个芡,一道清新脱俗的佳肴就诞生了!

  这道菜就命名为“史莱姆食人杂菜烩巨型蜈蚣”吧!老饕们,别跟我客气,请起筷!

  地下城求生讲求就地取材,你身处森林海底这类物资丰富的场地,自然不为食材发愁,就算是沙漠荒野或者熔岩绝地,也有着充满野性的独特风味——比如深渊巨口……不,是沙地巨虫。

  沙地巨虫其貌不扬,外层由无比坚实的外皮包裹,很难料理。唯独大嘴上第一块覆甲最为脆弱。一个崩山击过去即可敲落,露出颜色透彻明亮的白肉,随后用剑从覆甲将其敲开,剥皮就轻松多了,最后展现出来的就是纯粹的美味。

  切成薄片刺身,拌上酱油蒜碎,口感弹牙适中,犹胜北极贝。

  不过,有时候当你身处古城墓穴之类的迷宫,在这种连骷髅都没有骨髓可吮的鬼地方,可食用的魔物选择非常有限,看着到处漫步的僵尸,总不能……沦落到吃腐肉吧?

  其实有两种魔物冒险者很容易忽略掉,那就是人魂和盔甲幽灵。

  根据漫画《美味的妖怪》描述,人魂的性质很多变,油炸后有肉排的口感,水煮后则像奶油芝士。

  而盔甲幽灵本身的盔甲当然不能吃,但在它关节处控制活动的软体生物却可以!

  把它们抠出来,连同盔甲片烤制,还能在表面抹一层人魂增加香味,堪称完美的搭配!

  其实,只要善于发现,在任何一个地下城基本都能吃上色香味俱全的魔物料理,但你们有没有发现,本文举出的菜谱中,好像缺了点什么?

  对……你注意到了,为什么咱们一直没有举例出人鱼、哥布林、兽人、河童、鹰身女妖的吃法,这种东西不是更容易发现吗?

  …………

  ……

  拜托,心理别这么扭曲好不好!魔物美食公约有明文规定,就算饿到极致,人还是得坚守道德观念底线,咱们坚决不吃人形类魔物!

  如果你问我弗利萨、沙鲁和魔人布欧到底好不好吃,我会觉得你是个变态!

  不过牛头人到底该不该算作牛肉呢……这倒是有待考证。

  与地下城共生共存有一项重要的法则,万物皆可果腹,在摄取资源的同时还要维护生态不能泛滥捕获,还要重视卫生不能乱丢垃圾。想想自己每天刷几百张深渊门票把核电站弄得天翻地覆的狰狞丑态,真是无地自容……

  翻开《山海经》,吃魔兽山精的描述满眼皆是,那时人们还没有对魔物和妖怪存在恐惧感,充其量就是长得比较奇怪的野味而已。

  也许那些生物真的在远古时代存在过,但如今却只活在典籍中,可能就是被咱们的祖先吃光的吧……

  那么,你们在长久的冒险旅程中,最想吃的魔物又是什么呢?欢迎留言!

  轻松3分钟,Just For Fun!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