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多玩新闻中心《轻松3分钟》栏目出品,每周三、周六更新!

  Hello,伙伴们!无论你是任天堂的忠实拥趸,还是索尼的重度用户,都应该知道,自从手机游戏崛起后,传统便携游戏机的霸权,确实发生了重大的影响。

  比较资深的玩家一般认为:“游戏机应该跟游戏机竞争,没必要把手机视为假想敌”。就连宫本茂在2012年也公开说道:“手机游戏不会成为3DS的竞争对手”。但现在客观来看,这是过于乐天派的想法。

  掌机其实是个比较专业化、核心化的领域,很多用户在真正成为核心玩家的一员之前,都是偏向悠闲娱乐,对游戏质量要求不高,要是游戏售价超级便宜,甚至免费玩的话,那是最好不过了。

  这种情况下,手机游戏很自然地赢取了这些还没成长起来的轻度玩家青睐,游戏技术和质量终究会随着时间而进步,手机游戏正尝试一点点地追赶掌机游戏(在机能面前,它应该永远没有追上的一天)。

  这些不太核心的手机游戏用户,以迅雷般的速度快速积累着,成为足以跟掌机分庭抗礼的新势力,具有侵略性的存在。

  索尼最新掌机PlayStation VITA在2011年发售,当初打着高科技娱乐掌机的旗号,俨然一副要将所有竞争对手踩在脚下的君王姿态。

  7年过去了,PSV在销量上不仅被它的好敌手3DS远远抛离,那个被视为一点都不核心玩家群的手机游戏市场,也像吞鲲成功一样,将轻度玩家大量吸纳,长成了一头巨型怪物……

  ——这下完了。

  索尼全球工作室的总裁吉田修平不得不承认:“手机游戏严重冲击了掌机市场”。在2015年EGX开发者大会上,他表示不看好PSV的后续掌机,并称:“由于手机游戏的巨大优势,使得掌机市场局势不太健康”。看来在索尼恢复信心之前,新掌机是暂时没戏了。

  最近,索尼宣布在西班牙全面停产PSV掌机,而它的游戏卡带,也将在2019年3月31日全部停产。想要在PSV平台发行新作的商家或者独立游戏人,必须在2018年6月28日之前提交产品代码申请,并在2019年2月15日前提交最终采购订单。

  说也奇怪,虽然索尼和任天堂都曾经瞧不起手机游戏,索尼PSV却只有可怜的1500万销量,与前代掌机PSP的8000万台相比,堪称是刘皇叔生了个蠢阿斗的最佳典范。

  反观任天堂3DS在手机游戏的冲击之下,依然创造了6800万台销量的好成绩。这显然跟“局势不太健康”的说辞有点出入,纯熟无稽之谈。

  确实,手机游戏对传统掌机产生巨大的影响,但是谈到PSV的暴死,索尼最先要指责的对象,可能是自己。

  3DS和PSV在游戏风格上就有最显著的区别,索尼喜欢大作,动不动就把在其他平台很火的作品系列搬到掌机上去,比如《神秘海域:黄金深渊》《使命召唤:黑色行动 解密》《抵抗:燃烧苍穹》。

  这些游戏在PS3、Wii、Xbox360、PC上都是独当一面的经典佳作,但登陆掌机平台,不仅操作感大打折扣,画面水准也渣得不行,完全是打着名IP幌子的劣质制品。

  不带脑子地往PSV上塞一些水土不服的游戏,让这台高科技掌机变成了主机平台的延伸配件,就好像索尼确信所有索粉都会额外花接近2000块钱,一边蹲厕一边玩《命运2》似的。

  稍微玩过一些热门游戏的玩家,都知道PSV大部分“新”游戏,其实都是在其他平台发行过的作品,在在缺乏新作的支持下,索尼只能通过推出各式快餐游戏和移植作品来撑门面,数量虽多,但缺乏经典精品,反而让PSV本来已经够病态的身躯显得更加臃肿。

  也许你也碰到过类似的情景:

  “想买台PSV,都有什么游戏推荐啊?”

  “《女武神驱动》《闪乱神乐》《少女之剑》《总攻少女》《少女射击VV》?”

  “Emmmmmm……有没有跟妹子无关的游戏?”

  “不玩绅士向游戏你买个屁PSV。”

  撇开索尼自身的营销失误不谈,光是为游戏严重的同质化问题,已经毁了这台掌机的一大半前途,这也使得游戏厂商不再愿意为PSV开发游戏。

  也许是意识到太丢人了,索尼有很长一段时间仿佛假装PSV不存在,在公众场合提都不敢提。

  不过有意思的是,PSV在掌机竞争中虽然已成强弩之末,却在最后的一段路上,居然成了小众独立游戏的舞台,并且挽回了一点口碑。

  去年《星露谷物语》《Papers,Please》以及《VA-11 Hall-A》等多款人气独立游戏相继登陆PSV平台。

  独立游戏工作室Arcade Distillery还在PSV上推出了ARPG《Death Tales》和回合制战略游戏《瘟疫之路》。

  游戏设计师Luc Bernard表示,在PS4或者Xbox One发布独立游戏,会因为作品数量繁多而被埋没,但在PSV上便不一样了,热心玩家仍然十分留意新游戏的动态,而且愿意为游戏花钱。当《瘟疫之路》在Kickstarter上展开众筹时,主要捐款者都是PSV玩家。

  他还说:“虽然在PSV上开发游戏不能致富,但只要作品素质过得去,还是可以赚到钱。”

  PSV这1500万的主机持有量,在最后的最后,为独立游戏充当着庇护所,相比之前不叫好也不叫座的快餐游戏,这些优秀的独立游戏真真正正地被玩家认可、喜爱。

  国外游戏网店Fangamer在去年推出了《传说之下》的PSV典藏版实体游戏,里面包含一个游戏中的音乐吊坠、原声音乐CD以及插画本,虽然没有数据统计这些实体版游戏的具体销量,但根据索尼的客户经理透露,实体版游戏带给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利润,远比数字版的多。

  从预订的玩家反馈中也不难看出,他们对于游戏的成品也非常满意,没有一个差评。

  不过事到如今,PSV已经是无力回天,留给他的时间也已经不到一年。

  如果索尼还有推出后续掌机的野心,除了吸取PSV的教训以外,还应该珍惜从独立游戏热潮身上学到的宝贵经验。在PSV堕入谷底的时期,《我的世界》PSV版奇迹地取得了200万份的销量,相信这已经足以引起索尼对多元化年龄层的重视,改变一直以来游戏开发的死板作风。

  正如发行商Limited Run Games所说:“现在剩下来的玩家喜欢独特的体验:JRPG、视觉小说、创新的独立游戏......反正就是要独特的事物。”

  ——独特,这歌词放在任何一个主机平台、乃至任何一件事上,都是有意义的。

  轻松3分钟,Just For Fun!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