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多玩新闻中心《印象》栏目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10月30日,香港媒体传来报道,金庸先生逝世,享年94年。

  又是一代人的记忆离开了。

  昔人已逝,但他留下的文化财富却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折损半分。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这句诗是金老对自己作品的自述,其神奇之处就在于哪怕你对金庸不够了解,也能将几部诗中对应的作品脱口而出。

  在金老去世之际,不少人将其盖棺定论为武侠小说泰斗。这固然不错,但这范围略显狭隘了些。

  在当下华人世界里,论产出与影响,金老可能是影响中文读者最多的人,这种影响不仅限于小说,更是深刻的影响了整个中国的文娱产业。

  影视作品的素材宝库

  在中国影视作品野蛮生长,百花齐放的时代,金老的作品就有如一座取用无尽的宝藏。

  一部部小说作品变成荧幕上的剧集,共同构成了80、90后共同的童年记忆。诸如《射雕英雄传》之类的热门作品,光是电视剧就被翻拍了七版之多。

  这些精彩的电视剧影响着我们的三观,为年幼的我们塑造了榜样的样子。

  就如同《射雕英雄传》中郭靖面对强虏压境,明知不敌却死守襄阳。

  家国存亡之际,郭靖身体力行了什么叫“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快意恩仇、济人困厄固然是侠,但为国为民、奋不顾身才能称之大侠。

  金庸用笔下的郭靖重新诠释了侠的定义。

  论意气之豪迈,又当属《天龙八部》中的萧峰。

  他在辽国受封楚王。然为两国和平,不愿百姓生灵涂炭,萧峰拒任平南大元帅一职并阻止辽帝攻宋,胁迫耶律洪基下令,终生不许辽军一兵一卒越过宋辽疆界,换回两国数十年和平,之后以断箭自尽于雁门关外,享年三十三岁。

  英雄的骄傲,不外如是。

  除了国恨家仇,金老的江湖中亦有令人动容的爱恨纠葛。

  《倚天屠龙记》中正派侠士张翠山与魔教之女殷素素相恋又相杀的悲剧;赵敏对张无忌想爱又不得不放手的痛苦;《射雕英雄传》中郭靖与黄蓉生死与共的不渝。

  金老笔下的爱恨,正如《笑傲江湖》中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恨不知所踪,一笑而泯。”

  这些生动的故事被搬到荧幕上,打造了中国国民独有的武侠记忆与情怀。

  这种记忆与情怀,更是深深植入到了中国的游戏领域,早期的中国单机游戏人,很多都深受金庸作品的影响,在尚且贫瘠的中国游戏荒地上,创造出了大量优秀的武侠单机作品,也形成了中国特有的武侠游戏类型。

  武侠游戏的土壤

  作为早期滋生武侠作品的土壤,依托金庸作品世界观而创作而出的优秀作品数量众多。其中,于1996年发售的《金庸群侠传》,就成为了中国玩家的武侠启蒙。

  在《金庸群侠传》中,玩家扮演一名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的游戏玩家小虾米,为了找寻回到现实的方法,需要和金庸14部小说中的侠客们结交与冒险。《倚天屠龙记》中让人热血沸腾的“围攻光明顶”“英雄大会”等桥段以游戏为载体再一次让武侠迷们热血沸腾。

  《鹿鼎记》小说中的神龙教、《笑傲江湖》中的青城派、《神雕侠侣》中的绝情谷,这些小说中的场景都为《金庸群侠传》的诞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游戏开发者河洛工作室在其续作《武林群侠传》中再一次延续了金老的武侠世界观,并额外加入了养成系统,再次获得了玩家的认可。

  河洛,用这两部作品打开了中国玩家对武侠游戏的认知。

  门派、招式、世界观。金庸的作品全方位的给当时的武侠游戏打造了坚实的文化后盾。

  既给了游戏富有深度的剧情,又给予游戏招式上的灵感。同时,还给了一个逻辑严密可信的世界背景。

  在金老体系下创造而出的武侠游戏几乎都能收获玩家们的好评。哪怕游戏尚有问题,玩家也愿意为了体验剧情而买单。

  2001年,基于金庸同名小说《笑傲江湖》的人物与世界观的武侠单机《笑傲江湖之五岳神教》面世,这家国内最早用3D引擎开发的国产武侠单机游戏,用3D画面再度还原了金庸笔下侠客们的一举一动、一招一式。

  2002年,智冠推出《天龙八部》,也是改编自金庸同名小说的游戏作品,游戏中的阿紫、天山童姥等NPC都取材于金庸小说。

  这些改编自金庸作品的武侠作品为中国早期单机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

  到了今天,你还能在《剑侠情缘》这类国内热门的武侠网游中看到金老的影子。

  这款西山居最初于1997年研发的RPG游戏,故事背景为南宋时期的宋金之战,尽管剧情是原创,但各种武侠的招式、门派的特色都有着金庸小说的影子。

  《剑侠情缘》将金庸与古龙小说中所描述江湖进行了原创改编,并加以具象化,创造出了一个独特的武侠世界。

  游戏中天策门派结局里,继承了天策枪法的扬天后代有一支在洞庭湖畔成为了豪强,家主杨幺联合好友钟相起兵造访,并自称大楚。最后他们被岳飞镇压,两人战死后,杨幺女儿杨瑛建立了天王帮,她终身未嫁,但收了一个名为“杨铁心”的义子,这也是这款游戏向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致敬的小彩蛋。

  江湖的离别

  从小说到影视再到游戏,金庸对中国文娱产业的影响是深刻而又全面的,对于中国特色武侠文化的发展与壮大,金庸更是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而这些文化也将一代代的传承下去。

  回首望去,已有94岁高龄的金老人生中已然没有太多的遗憾,当他推出三联版的《金庸全集》后,其作品的价值足以再屹立数十年。而《雪山飞狐》的结局,相信粉丝们也早不奢求。

  金老逝世,我们难免会为一代大家的离去而感到惋惜,但又想到《天龙八部》结尾的那句“各有各的缘法,安知他自己不是平安喜乐。”

  金老的离别,是江湖的离别。

  当我们沉痛惋惜之际,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