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系多玩新闻中心《观察》栏目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很多人都以为Condi的职业生涯会因为S7嫖娼丑闻而结束,但LGD给了这个“第一次犯错的年轻人”第二次机会。谁曾想,一年之后,他再一次被假赛风波拉入了深渊。

  6月17日,Condi突然从LGD与FPX的比赛中消失,随后Condi参与假赛的传闻便传的沸沸扬扬,次日凌晨,Condi紧急发布微博澄清,其大意可以翻译为,“我曾经有过一次违规行为,有人以此要挟我打假赛,但我坚决不同意,最终被举报。”

  这则澄清无疑变相的承认自己的确有过违规行为,从Condi模糊的表述中并不难猜测,这次违规行为就是购买了自己战队输赢的电竞博彩。

  官方的调查处分通告也来的非常迅速。当日下午,LGD战队官方就宣布确认Condi的确存在“以规则禁止的手段影响游戏或者比赛结果等违规行为”,将立即解约,同时被处理的,还有同样参与了博彩的LGD战队分部经理、主持人、以及两名预备队选手。

  同时,LPL赛事官方也宣布Condi将被全球禁赛18个月,Condi的职业生涯面临终结,但博彩这一团更大的阴云,再次笼罩在了电竞上。

  电竞假赛历史悠久

  竞技比赛的博彩,对于大部分人而言都不是一个新鲜事,在国家还未封禁网络彩票之前,每届世界杯或是NBA比赛都会有大量的彩民会出于娱乐的目的购买官方发行的彩票博个彩头。

  而竞技比赛一旦涉及到金钱的输赢,就很难保证不会有组织或选手为了利益而做出影响公平竞技的行为,俗称“假赛”。

  这一点,电竞行业也不例外,在电竞行业蒸蒸日上的同时,假赛的疑云也渐渐笼罩了过来。

  V社旗下人气颇高的《Dota2》就大大小小曝出过多起假赛事件。2013年年中,StarSeries小组赛的最后一天,俄罗斯强队RoX战队最后一场对阵实力不强的ZRAGE,在人们的预期里,这场比赛基本就是毫无悬念的碾压。

  但RoX却意外的秀出了拙劣的演技,全场多次非常糟糕的决策不提,甚至还有队员买装备后秒卖出来让自己经济减半。

  仅仅27分钟,ROX就被ZRAGE以大比分屠杀,爆冷落败。但这场表演实在是太过拙劣,观众都看不下去了。很快就有人曝出证据,RoX战队队员Alexei“Solo”Berezin在博彩网站上下注了100美元自己队伍将会输掉这场比赛,如果成功,他将可以获利322美元,因此才会有比赛上的那一幕。

  这一爆料最终被赛事方StarLadder证实,宣布禁止Solo参加相关赛事3年,同时也将Rox战队禁赛一年。

  这种靠吃外围获利的假赛行为在《Dota2》东南亚赛区一度非常猖獗,相关比赛更是被粉丝戏称为奥斯卡之夜。

  在往前追溯,还有因假赛入狱的案例。曾拿过3届MSL冠军、1次OSL冠军的著名韩国星际选手马在允就因协同多人假赛获利最终被判刑18个月。

马在允

  早年的电竞行业在缺乏有力监管的情况下,假赛实在算不上一件新鲜事,甚至远比现在更猖獗。

  《英雄联盟》是净土吗?

  尽管假赛的存在已经是很多电竞老粉丝们心照不宣的事实,但《英雄联盟》赛事看起来颇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意味。

  相较于其他赛事,《英雄联盟》赛事必须获得拳头公司的授权才能举办,一定程度上保证了选手与举办方的专业性,不存在可随意操纵的野鸡赛事。

  其次,《英雄联盟》的选手待遇足够丰厚,三四线战队的选手也能拥有10W至20W的年薪,又在一定程度保证了选手不会为了一点点利润铤而走险。

  这两点让《英雄联盟》相对而言更不易出现假赛现象,而这也并不意味着《英雄联盟》是一块净土,只要是拥有高关注度的赛事,就一定会有“庄家”借此牟利,Condi的微博也等于变相的承认了这一事实。

  在某外围网站上,赫然能看到《英雄联盟》的赛事盘口,在一场iG对阵FPX的赛事中,可以购买的盘口包括第一滴血、第一条龙、第一座塔等多个选项。

  如果选手有意打假赛,这些项目都非常具备操作空间。第一条龙只需要你不去参团大概率就能放掉,而一血也有机会在不明显的失误中送出去。

  事实上,早前《英雄联盟》台湾赛区LMS就已经出现过一次假赛丑闻。DG战队职业选手JGY就被曝出过打假赛明码标价,5000一把。

DG战队选手JGY

  而此事也被LMS赛事官方查实,涉事DG战队遭到永久除名,而JGY也被全球禁赛18个月。

  毫无疑问的是,在拥有了大量人气之后,《英雄联盟》赛事已经很难保持足够的纯洁性,部分曝光度不强关注度不高的赛事,完全可能出现影响公平竞技的违规行为。

  只能靠制度

  当假赛的种子种下,很多粉丝再看待《英雄联盟》赛事的目光也会发生变化。

  当RNG在《英雄联盟》S8世界赛上爆冷输给G2时,“全队买菠菜打假赛,赚了数千万”的谣言甚嚣尘上。

  当iG在MSI上爆冷输给TL时,同样的假赛谣言再度传的沸沸扬扬,不少粉丝已经无法再客观的看待赛事结果,一切都有可能是“假赛作祟”。

  但不得不提的一点是,博彩公司有着严格的风控,能带给假赛选手的收益其实相当有限,大部分外围盘口能接受的个人受注都有上限,大多在20万以下,也就意味着就算选手不顾风险的满额投注,其收益至多也不会超过20万。

  因此,大型的顶级赛事如《英雄联盟》S系列赛、《Dota2》Ti系列赛,获胜所带来的奖金和收益都远远超过一注外围的收益,从根本上断绝了选手不想赢的念头。

  另一方面,当参与外围的风险大于收益时也会让假赛现象偃旗息鼓。在电竞行业越来越吃香的现在,优秀的职业选手不仅有可观的收入,同时还有着光明的前程,只为了数万的利益而冒着整个职业生涯结束的风险去参与博彩,无疑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交易。

  所以想在源头上断绝假赛的出现,整个产业首先要保证三四线队伍的生活,让其不会因为一点利益铤而走险。

  再者,赛事官方需要更严格的处罚措施让涉事人员所冒风险远大于所得利益,才能让心怀不轨的选手心生顾忌不敢造次,马在允因假赛入狱18个月的事件就很好的整肃了韩国的电竞产业。

  杜绝假赛,仅仅依靠选手自身道德素养是远远不够的,只有让制度愈加完善,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